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紫血圣皇 第一百五十六章,你是要我死不瞑目啊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7:57

紫血圣皇 第一百五十六章,你是要我死不瞑目啊

青薇强忍着去抑制心底那股强烈的念头,盘坐在地上,开始恢复起來,她不可以死在这里,因为她要完成那个承诺,

至于眼前这位人族强者的恩,她只有來世再报了,

那一踏下,所有天狼族都沒敢再上前,或者说并非他们不敢,而是受到了某种约束,这约束來自那头渐渐凝聚成形的血色天狼,

誓约是公平的,公平的不能有外力干预,誓约是不公平的,不公平是因为血色巨狼实力比秦墨强大数倍,

可世上哪有那么多公平,所以秦墨沒有抱怨,而是理智的去接受这属于他的命运,

他需要守护的东西很多,而现在他要守护的只是他脚下的女子,那个心爱的女人,这和人族的使命感沒有半毛钱关系,哪怕众生灭了,他也要脚下的女子活下去,

无数次臆测着再次见面的情景,秦墨却沒想到,最终却是这样的局面,忽然间,他又想到了那句话,我站在你面前,可你却不知道我是谁,

但此刻,秦墨沒有伤感,他知道她是谁就足够了,

牛魔虚影突然踏步上前,他一拳击出,轰向了那还未成形的血色天狼,战争是不公平的,既然不公平,那他就得采取任何对他有利的手段,先发制人便是此刻最有利的手段,

这一拳风卷残云,带起滔天的煞气,以拳头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毕竟他是人族,而不是牛魔一族,

那血色巨狼并沒有动,三只眼睛望着秦墨,狰狞的面目中,透出一丝不屑,在那一拳轰向他的面门时,他的第三只眼睛,突然射出一道光,这道光将秦墨整个笼罩,而后这一拳定在了虚空,动弹不得,

“你太弱了,人族,”血狼嘴里吐出沉重的声音,透着沧桑之意,

秦墨却并未因为被定住,而露出任何慌张之色,虽然被定住,但他却还能说话:“我只要挡住你就足够了,”

“你挡不住我,”血狼盯着秦墨语气十分自信,

“可我现在要做的,并非是挡住你,”秦墨突然笑了,

血狼疑惑,但就在此时,一直处于惊骇状态的白骸突然发现了什么,被定住的聂星龙脱了身,

“好算计,”血狼冷笑道,“可你们依旧走不了,尤其是你,”

“我不准备走,”秦墨回答道,

“不,你要走,”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來,正是脱离了禁锢的聂星龙,不知何时,他已经腾空而起,一拳轰向了血狼的身躯,

他身上的元气已经狂暴,这显然是要与血狼同归于尽的架势,这让秦墨脸色大变,他声东击西,本是相救聂星龙,而后让他带着青薇和剩余的人族强者离开此地,却沒想到他居然如此鲁莽,

“我走不掉了,可你要走,”聂星龙的脸上满是决然之色,在选择自爆之初,他就走不了了,

虽然禁锢松了,但他却控制不了体内继续狂暴的元气,所以即便他离开,体内的元气用不了多久也会爆炸,

聂星龙在第一时间,想的不是离开,而是冲向了血狼,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死亡,给秦墨他们争取时间,

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星龙玄关到底什么时候出现了秦墨这个绝世天才,但他却觉得他死的值得,

至少比起之前,他死的更有尊严,

“我也走不了,”秦墨苦笑,简单的解释道,“触动了古老的誓约,我必须留下与它一战,”

聂星龙愣了一下,此刻所有活着的人族强者都愣了一下,而后脸上露出绝望,他们自然知道什么是古老的誓约,

这是异族与异族之间的誓约,连圣皇都无法破坏这个誓约,更别说是秦墨了,而以秦墨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战胜眼前这头血色巨狼,

“你是谁,”聂星龙将所有狂暴的元气凝聚在右手中,这一拳可以说是他巅峰中的另外一个巅峰,

他知道这一拳落下,便是他死的时候,只是他很好奇,秦墨到底是谁,为什么在他眼皮子底下,居然会出现这么一个绝世天才,

秦墨沒有动,因为他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聂星龙走向毁灭,他更不能回答他是谁,因为他身后还有一个青薇,

但聂星龙这一拳,却沒有因为秦墨的沉默,而停滞半分,那一拳落在了血色巨狼身周的血气上,爆发出一声惊天的轰鸣,

聂星龙右手在第一时间炸成了粉末,半边身子也同样被撕裂,这就是这一拳所付出的惨重代价,

还活着的人族强者,都望着这惨烈的一幕,心中全是悲怆,聂星龙要死了,如此严重的伤势必死无疑,即便他真的活过來,也彻底废了,

狂暴的元气,却沒有伤到血色巨狼,他甚至连看都沒看聂星龙一眼,因为那爆炸,对于他來说,实在微弱,就像是挠痒痒一般,连身上的血气壁垒,都沒有破开,

聂星龙脸色十分难看,可就在此时,他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那狂暴的元气,虽然沒有伤到血色巨狼,却形成了一股飓风,吹在了牛魔虚影上,

被笼罩在牛魔虚影下的秦墨,渐渐的露出了身形,他的脸色很苍白,因为使用大力牛魔拳过久,肉身难以承受,

“是你,怎么会是你,”聂星龙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张年轻的过份的面庞,他太熟悉了,不久前在玄关内,正是他亲自将这人驱逐出玄关的,

他猜到了一万个可能,却猜不到异族要灭杀的绝世天才,居然是被他亲自驱逐的人,这岂不是说,他从一开始就成了异族的帮凶,

“我也想不是我啊,”秦墨此刻是五味陈杂,他当然不希望聂星龙知道自己的身份,因为他要死了,他不想聂星龙为此而内疚,

果然,聂星龙剩余的半边脸上,全是内疚和惭愧,但他很快释然了,若是秦墨真的想留在玄关里,根本可以不理会自己的驱逐,只需要展现出实力即可,可秦墨沒有这么做,所以他是主动要离开玄关的,

但聂星龙依旧无法原谅自己,尽管秦墨是自己想要离开玄关的,但他却并未尽到保护的,而且秦墨还是不计前嫌,主动入局來救自己,他又如何能够释然的起來,

“怎么会是你,怎么能是你,你这是要我死不瞑目啊,”聂星龙愧疚道,

“你不会死不瞑目,因为我不想死,”秦墨的语气很坚定,他的意思很简单,我不想死,便谁也不能杀我,

聂星龙好似明白了他的意思,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甩出了一块黑黝黝的东西,“帮我照顾星龙部落,”

而后他死了,半边脸上还挂着微笑,死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秦墨升起如此信心,

那东西落在地上,因为秦墨动弹不得,所以他接不住,也就在聂星龙死后不到片刻,血色巨狼身上突然光芒大作,释放出一股恐怖的威压,

“该结束了,”这是换血巅峰的威压,丝毫不弱于闻雪愁,

“我很奇怪,你为何能够在玄关里拥有换血巅峰的实力,”秦墨问道,这是他最大的疑惑,

“因为玄黄意志无法干预誓约,”血色巨狼并未立即动手,而是在等待什么,扫了秦墨一眼,他反问道,“我也奇怪,身为人族绝世天才,你为何会这么弱,”

“我从未说过,我是绝世天才,一直是你们如此认为,”秦墨无奈道,“还有,我并不弱,”

闻言,血色巨狼上下打量了一下秦墨,而后摇了摇头,道:“你确实不弱,但对于我來说,你很弱,不值得大祭司布下如此大局來杀你,”

“谁是大祭司,”秦墨问道,

“吾天狼族第一智者,”血色巨狼回答道,“现在,你该受死了,”

“我说了,我不想死,”秦墨微笑,此刻在他的头顶,突然凝聚出一个旋窝,并且渐渐的变得越來越大,紧跟着一股可怕的威压,自旋窝中传來,在场无论是人族,还是天狼族,在这股威压下,皆是颤抖,

即便是血色巨狼这样换血巅峰的实力,依旧不由自主的拜倒在地,这并非是臣服,而是压迫让他无法站立,

“玄黄意志居然干涉誓约,他这是要违背太古协定吗,”血色巨狼朝着旋窝咆哮道,

这旋窝中的意志,自然是來自玄黄意志,只有玄黄意志,可以轻易的碾压异族,让他们无法反抗,

“我不知道什么是太古协定,但这并不算违背誓约,因为我要灌顶,”秦墨开口道,他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就是为了沟通玄黄意志而灌顶,

但是,在关键时刻,却沒想到玄黄意志并未立即降临,似乎是在犹豫什么,

可最终,玄黄意志还是降临了,这阵势自然是秦墨灌顶的阵势,这旋窝便是玄黄意志的法相,一张巨大的脸庞

紫血圣皇  第一百五十六章,你是要我死不瞑目啊

,

“此刻灌顶,”血色巨狼沒想到,天狼族的首领白骸也沒想到,在场的人也沒想到,青薇更沒想到,

“不,他违背了太古协定,他在干涉了古老誓约,”血色巨狼坚定的说道,“你这么弱,有什么资格让他为你凝聚法相灌顶,,,”

可他话音未落,在牛魔虚影中,秦墨一百零八穴窍大开,打断了他的话:“我身具一百零八穴窍,你敢说我弱,我要九次灌顶,你敢说我沒有资格,”

宣城治疗牛皮癣医院
宣城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许昌好的牛皮癣医院
许昌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许昌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