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问道于冥 第七章 遇伏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5:53

问道于冥 第七章 遇伏

还是来时的马车,依然是阎月娇驾车,可坐在车辕上的却从超凡境的阎风赐变成了神通境的阎凛宽。

一路顺畅的穿过已经安静下来了的集市,没有耽搁,马车继续向郡城疾驰。

阎月娇的驾车技术着实不错,而拉车的马匹也是良驹,夜里的道路更是少有人烟,速度却要比来时更快了一些。

“还是一路顺畅的好,如若不然,这府里奸细却是多了些。”阎凛宽暗自思忖。

不到半个时辰,郡城就已经隐约可见了。

看到了郡城,想到一会就能回到府里了,阎月娇不由轻呼一口气。

实在是坐在她不远处到阎凛宽给她的压力太大,从夫人对待阁老的态度就知道,阁老的修为必定很高,比风赐叔还要高,说不定是超凡境中期的强者,甚至可能是后期的超级高手。更高的她却是不敢想了。

此时,车厢里,原本一直闭目假寐的阎允,突然发声,道:“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宋氏听得一头雾水,问道:“允儿你说的啥?”

坐在外面的阎凛宽冷声说道:“有人来了。”

说完后,他诧异的望了车厢一眼,很是好奇阎允怎么会知道有埋伏?若说是随口胡说,他说什么也是不信的。可惜车门关着,他什么也看不见。

突然,旁边树林里传来机括声,紧接着数十支弩矢带着啸声对着马车射来。

阎月娇被弩矢的声音刺得耳膜生疼,借着月光,更是看到数十支黑色的弩矢从天而降,却被弩矢上那冷冽的寒光吓得惊声尖叫。

“别怕!”阎凛宽安慰一声,对着从天而降的弩矢,冷声一笑,接着道:“都是些不入流的手段。”

阎凛宽站起身来,没有使用神通,害怕吓跑埋伏着的敌人,待到弩矢临进,脚在车辕上轻轻一点,人却腾空而起,对着迎面而来的弩矢,飞速出掌。

阎凛宽马车上辗转腾挪,一连拍出十多掌,每一掌都拍在射向马车的弩矢的箭身上,弩矢霎时失了准头,射到了路边的草地上齐根而没。对于本已失了准头的那些弩矢,他却是理也没理。

车厢里,宋氏早早的就把阎允护在怀里,此时感到外面动静停歇,推开车窗,对着阎凛宽,问道:“阁老,没事吧?”

阎凛宽轻松一笑,说道:“夫人放心,只是些不入流的货色。”

在他看来,埋伏他的人应该不知道他的修为,如果知道他是神通境的话,绝对不会用这种对于神通境只是个笑话的弩矢。而敌人里面应该没有神通境的人,不然更不会用弩矢这种东西,平白的费这么多事。

只要没有神通境,无论再多也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

“如此便好!”没有更多的言语,宋氏说完便关上了车窗。低头对着怀里多阎允问道:“允儿是否害怕?”

阎允在宋氏的怀里挣扎了数下,没有挣脱出来,只好仰头说道:“娘亲多虑了,此等事情,有甚可怕的,即便身死也不过是人生重来一遭,何况还有阁老在。”

宋氏爱怜的拍了阎允的脑袋一下,说道:“你又说什么胡话,人死了也就死了,哪能重来?”

阎允对母亲的话不置可否,在心里暗忖:“不能重来的话,我又算是怎么回事?”

稍不注意,阎允居然开始走神了。

车厢外,阎月娇一双凤目熠熠生辉看着阎凛宽,在她看来,这从天而降的弩矢,速度是何等的快,力量何等的大,即便隔着老远,其上的锋利都刺得她脸颊隐隐作疼,可阁老居然如此厉害,只是几个呼吸就把这些弩矢挡下,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皱上哪怕一点。

从未见过此等画面的她,在此刻甚至都忘记了害怕。

阎凛宽看着射出弩矢的那片山林,正在想是自己是否杀过去时,感知到阎月娇的目光,转过头来,对着她微微一笑,道:“小丫头你只要好好修炼,也可以有这么一天。”

受了鼓励,阎月娇振奋的握了握拳头,心里却想着:“都是大高手,阁老脾气却是比风赐叔好多了,风赐叔就只会凶我。”

几人说话间,从树林里冲出来十多个人,没有蒙面,就连衣服都是五花八门。

当先三人速度尤其的快,转瞬间就来到马车前,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根铁鞭,进到阎凛宽身前一丈外,铁鞭就对着他猛甩过来。

铁鞭划破夜空,闪烁着电光,直刺阎凛宽的眉心。

“居然是雷系的超凡者?”阎凛宽平静的神色此刻也稍微惊讶了一下,实在是雷系的超凡者实在太少,多年都难得遇见一个。

阎凛宽伸手,对着当头袭来的鞭子抓去。

持鞭的人见到阎凛宽的动作,冷冷一笑,手腕抖动,就见原本直刺向阎凛宽眉心的鞭子末梢突然转向,像是化作一道闪着电光的利刃,对着阎凛宽的手腕斩下。

这人心下暗道:“不知死活,我的鞭子岂是你可住的。”

可阎凛宽就是接住了,不管铁鞭是刺向眉心还是斩向手腕,他都依然只用那只手,甚至连招式都没变,可原本该斩向他手腕的长鞭却突兀的出现在他手里,原本闪烁着的电光也不知道哪去了。

阎凛宽抓着鞭梢,似随意搬的一抖,而铁鞭这头持鞭的人,此刻却是连鞭子都握不住了,铁鞭顿时脱手而出。

“怎么回事?”这人惊呼着,停下身子

,却是不敢继续向前。

他身边的两人此时亦停住身子。

两人是知道这人鞭子的威力,可没想到一个照面都没有就被人夺了下来,这可与他们刚才用弩矢试探出来的不一样。

在阎月娇看来十数只弩矢被阁老转瞬间就拍飞出去是何等厉害,可在三人眼里却不过尔尔,哪曾想却突然变得如此厉害。

三人不再上前,停在了阎凛宽一丈远的地方,目光惊疑的打量他。

阎凛宽也不再出手,把手里的铁鞭扔到一边,就静静的站在马车上,目光越过身前的三人,看着远远掉在他们后面的那十数人,等着他们进入自己的领域范围。

“阁老好高深的修为。”原先持鞭的人低沉的说道。

阎凛宽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点头答道:“是比你们高出不少。”

说话间后面的十数人却是已经跟了上来,站在三人身后。

“可你只是一个人,看你如何抵挡我们兄弟三人?”依旧是先前拿鞭的人说道。

这人说完,转头看了身边两人一眼,另两人点头了然,就听见这人对身后的人吩咐道:“此地不是久留之地,我等兄弟三人托住他,你们速速去解决了阎氏少主。”

这人说完,就要招呼众人动手,就听见阎凛宽说道:“都是蝼蚁尔。”

三人都是超凡境,平日里也是高高在上之人,好多年没有被人如此轻视,不禁怒气勃发的一起向阎凛宽袭来。

阎凛宽冷蔑一笑,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临空一掌拍下。

这片天地像是领受了他的意志,霎时在这十多人头顶形成一个十数丈大的巨掌。

这些人大骇,哪还不知道遇见了超级高手,骤然间就想逃跑,可身体像是陷入泥潭,连动都不能动一下,更何况逃跑?

巨掌拍下,荡起一片尘烟,尘烟荡至马车外像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不能进入一分。

尘烟散尽,地上留下一个十数丈的掌型大坑,十多人陷在坑底不见动静。

看了看自己制造的掌坑,阎凛宽满意的点了下头,接着对着坑里说道:“别装死我知道你们三个还活着。”

这三人活着,那么其他人显然已经死了。

他们受伤不轻,如若不是阎凛宽有意留命,哪还能活着,听到阎凛宽的话后,三人咳嗽着挣扎了好大一会才爬起来,恐惧的看着阎凛宽。

他们先前就想到了阎凛宽修为很高,但是没有想到这么高,更没有想到,原来神通境居然如此厉害。

看着此时衣衫褴褛的三人,阎凛宽淡淡的道:“说说吧!”

至于说什么,三人都是明白,眼神沟通了一会,还是最初拿鞭的那人站了出来,颤抖的对着阎凛宽一拜,这才说道:“我知…阁老想要问啥,可我等…确实是什么…也不知道,我等只…只是在无尽…山脉讨…食之人,拿了别人…钱财,这才来…与阎氏作…作对。”

虽然知道不可能会有结果,阎凛宽还是出声,问道:“知道找你们的是什么人吗?”

“不…不知道。”这人煞白的脸色又白了一分。

阎凛宽脸色黑了一分,又问:“那知道在哪可以找见他吗?”

“也…也不知道。”这人摇摆的双腿,颤动得更厉害了。

阎凛宽脸色又黑了一分,不甘心的接着问:“那长啥样你也不知道?”

“那…人蒙面,不曾看到长…的什么样子。”这人脸上已不见一丝血色,双眼一闭,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就知道是这样。”阎凛宽嘟囔一句,看了看哆哆嗦嗦的三人,又对着说话的人,道:“可会驾车?”

“啥?”这人本以为会是一句“要你何用”,哪知道阎凛宽会如此问,楞了一下神这才反应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修为高深的阎氏阁老为何问这问题,可已经被阎凛宽吓破胆的他哪敢耽搁,连忙哆哆嗦嗦的答道:“小…小的却…却是会的。”

“那你来驾车。”阎凛宽指了指马车前说道。

这人哪敢反抗,而且能够不死,别说驾车,即便拉车他也愿意。听了阎凛宽的话,连忙答应一声,就上到马车前。

看着占着位置的阎月娇,这人却是碰都不敢碰,只好把求助的眼神看向阎凛宽。

“丫头!”阎凛宽喊道。

阎月娇瞪着那十数丈的大坑发呆。

阎凛宽曲指一弹,一道劲气飞出,打在阎月娇的额头。

阎月娇吃疼,“哎哟”一声,这才回过神来,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阎凛宽。

“马车交给此人,你去里面伺候着。”阎凛宽说道。

阎月娇呆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哦”两声,进了车厢。

男人酒后尿不尽
小儿肠痉挛腹痛表现有什么
汉森四磨汤适用人群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