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馬英九并非保守是反民主

发布时间:2019-11-09 05:30:52

马英九并非“保守”,是“反民主”

多让人沉痛啊,台湾注定要陷入无止无尽的沉沦深渊

面对陈水扁一帮人的种种恶质政治败德、面对愈来愈多人民无法宣泄和抚慰的愤怒,台湾的僵局和乱局,最有能力,也应该解决的两个重要人物:马英九和苏贞昌,仍然是浑沌度日,昏瞶无知

局势崩坏的原因很明显,所以不必再多费口舌去批判陈水扁、游锡堃之流已在“下台”倒数计时的政客了,他们这伙人的历史定位已经不可能有好下场,也不可能突然就有“品格”,懂得回头是岸,祇能用“力量”迫使他们不再为恶

“力量”,人民是一种,另一种则是政治人物是否能适时发挥影响力,台湾要突破当前困局,要及时制止“扁游乱政”的恶行:苏贞昌和马英九,这两位二○○八年最有可能的“领导者”,当然是关键,但他们能作为而不作为,也一样该被严厉检验着

让人痛心的是,马英九和苏贞昌,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领导者”该是什么他们顶多就想当一个“无灾无难”的“管理者”

正因为当前的台湾,政党之间及“国会”之内,蓝/绿结构早就被权力和利益所“绑架”无法解决民意对“政治”的追究声浪,才让僵局持续至今;接连几大案件的司法审理,从“台开案”、“礼券案”的侦结书,都让更多的人民怀疑司法的“贞节”

苏贞昌已无法被期待了,在执政党内部,除了那一个已经“朝不保夕”的空头“阁揆”宝座外,苏贞昌真正的影响力是在他有“苏系”“立委”,还有“新潮流”是他的盟友,更是民进党最有未来可能性的领袖就算还不觉得要“倒戈”支持罢免陈水扁,但最近民进党的诸多言行,让民进党形象大跌,苏贞昌能有所作为和校正而不作为,苏贞昌已自我选择要当贪腐结构的“帮助犯”了

当司法、“国会”、政党都无法解决问题时,台湾被迫陷入“全面外部化”的困局,就是一切现有结构都无法解决问题,祇好靠外在的力量寻求突破点,外部,就是群众,所以一波接一波的红潮人群,掀起了社会运动的持续发展

面对群众,扁、游这群权力秃鹰当然会全力抹黑和抹红,不足为怪但这段日子以来的发展,马英九竟然也是和扁游同调,迫使施明德高唱“流浪者之歌”,为了延续气势,红潮车队祇好环台去面对不可知的当权者发动之反制与动荡而马英九对他的心态是“反民主”并不自知,反而沾沾自喜说是“守法”,或者辩称是“性格保守”

马英九“反民主”的原因是他搞不清楚“宪政主义”和“人民主权”的意义及历史轨迹,致使马英九念兹在兹要守“法”,一直是站在“统治者”这一边而不是用“人民才是主人”的角度在看待“法”的意义

非民主的时代,统治者是“征服者”,所以,统治者制定了许多“法典”要求人民“服从”,“法”的目的是要“约束被统治者”,以确保他所“统治”的区域内不会生乱,方便他榨取民脂民膏

但从英国的“大宪章”开始,民主时代的“法”,是人民要求“治理者”必须签订的“契约”,“法”的目的是要“约束统治者”要深入讨论这种“法哲学”,千言万语也不够用,但用最简洁的语言来说,就是“宪法”和“法律”,是在约束“治理者”,是要确定治理者对人民的承诺,并不是要用来“约束人民”

举例来说,当“宪法”注明:人民有集会游行和言论的自由就是要求治理者不能拒绝、阻止人民行使集会游行的自由这段日子以来,马英九沾沾自喜说,他对红潮运动,给了多少“方便”错了,马英九的这种言论,其实和叶菊兰、苏焕智和杨秋兴是一模一样

他们都误以为自己可以决定给谁游行、不给谁游行,以为自己的身分地位高于申请游行的人,这是大错特错

“宪政”主义、民主时代的集会游行,不是向“统治者”摇尾乞怜,恳求施舍,顶多就是向“治理者”来“报备”一声而已而“治理者”该思考的祇是,不同意见的人行使集会游行的权利时,可能与其它的人集会游行权利发生冲突,因而才需要行政权代理者(治理者)居间“协调”以维护最多人的最大权利

这段日子以来,总是有着马英九和台北市政府在斤斤计较,计较着施明德阵营申请时间和送公文时程的先后次序,连一些祇申请“路权”,却没有具体活动,都成了台北市府和倒扁总部的拔河争论戏码

甚至,连简锡阶在中正纪念堂内的演练活动,都被市警局“移送”,马英九不但没有成为社会运动的“助力”,往往还是“阻力”的直接来源,逼出了施明德的“流浪者之歌”,为了延续气势,红潮车队祇好环台去面对不可知的当权者发动之反制和动荡,而国民党的各级公职,竟然祇有“个人”协助,而不是“全力”辅助

马英九阵营方面不断地辩解是“依法行政”,问题是,“依法行政”是要求政治力不能妄为,而不是用法条在限制人民,堂堂大市长拘泥在条文中,和一个“威权统治”时代的“科长”何异

马英九不断强调的“体制内”言行,又曝露了他的另一个对民主认知的浅薄,体制,并不是只有“国会”才叫作体制,国会祇是“代议士”,他们就是受到人民的委托,平时“代理”人民行使职权,国家真正的主人是人民,当“代理人”无法解决“委托人”的需求时,人民就可以依“契约”精神,主动提出解除委托的要求

所以,“罢免”也是人民天经地义的权利,人民当然可以依人民自己的判断,来决定要不要收回“委托”,人民当然可以罢免他们认为已无法有效治理“国家”的“总统”,人民也可以罢免阻挡人民行使权利的民代,甚至,人民也可以罢免,他们认为反民主,阻挡人民行使集会游行权利的“马市长”,和这些“总统”、“立委”和市长,有没有“犯法”一点都没有关系当然,不同的人民见解可能不同,那就行使一次投票来确认公决

正因为,人民投票公决的权力被绑架了,群众才被迫行使集会游行的“宪法”权力,这不是陈情,而是提出了要求,所以更不该有那种“群众的声音已经被听到了”,就认为群众不散是“闹事”的言行,这是典型的“高人民一等”的统治者心态民主时代,群众上街头要的是,他们的要求要能被付诸实现,无法实现,就永远有集会游行的权利马英九一直把群众视为是“非体制”,曝露的是他自居是“高人民一等”的“统治者”,而不是“代理行使行政权”的治理者

马英九对社会运动更严重的误解还有,“社会运动”往往才是改革的发动机

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略有删节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生物谷
便利妥纸尿裤有几种型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