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传承铸造师 第三十一章 三王上殿(继续求订阅,听人说这个不能停!)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3:56

传承铸造师 第三十一章 三王上殿(继续求订阅,听人说这个不能停!)

鲜血融化了白雪,最后又被白雪冻结。

周墨依旧前行,雪冷混着杀气,沾衣刺骨,银甲披挂,要寻血染。

白虹被血淹没,又在雪中洗净,周来往复,银甲上渐渐生痕,披风上血渍流淌

传承铸造师  第三十一章 三王上殿(继续求订阅,听人说这个不能停!)

周墨脚步踉跄,雪地中血色脚印引领着血色流淌。

东方发白,脖颈上的情丝微微颤抖,周墨心中松了一口气,眺望前路,驻军所在已经隐约可见。

“好身手,当真好身手,夜行百里,连斩我暗刺五十三名精金好手,军情局的万宕虽然是头蠢猪,但到底也是神秘态灵启生命,如今尸骨无存,周墨,你的名字我记住了。”

慢悠悠的贵族雅音,从四面八方一起响起,让人辨不清方向。

周墨身处郊外荒野,举目四望皆是茫茫雪地,没有一丝遮盖,却没有看到丝毫人影。

“杀人者和被杀者,本来不该有什么话可说的,可是我这人就喜欢这样,也真是无奈呢!”

声音继续响起,这次却来自天空之上。

周墨猛地抬头,清晨的天空还有些灰暗,但是东方已经火红一片,太阳的光芒升起,却也照不见那个说话之人的身影。

“唉,人族还是那么愚蠢啊!”

一声叹息,周墨变感觉到,一柄尖锐的兵器,突兀的刺到了自家左肋……

…………

帝都的清晨格外美丽,尤其是太阳初生,光辉一点一点的越过乌云,缓缓铺满整个城市之时,简直美如画卷。

大大小小的车架,在东方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已经不约而同的从帝都各个街道、门路驶出,从四面八方向皇宫正门汇聚而去。

皇宫之前,用来阅兵、封国的白玉广场之上,慵懒趴卧的极地冰熊迷蒙的睁开了眼睛。

九只青色大鸟,沸腾而起,向着太阳,发出了悦耳悠长的嘶鸣。

这下子,极地冰熊彻底清醒过来,晃动身子站起,人立着向着东方咆哮,声音压过了鸟鸣之声。

帝都被厚重低沉的熊吼之音震颤了刹那,冰熊眼中闪着得意之色,前掌重新落回了地面。

倒是那拉着渊王行宫的巨型炎魔,只是瞥了一眼用嘶吼声争锋的熊鸟,眼中闪过不屑之色,狰狞的眼睛看向皇宫,神色中露出几分跃跃欲试。

三王行宫之上,幽幽暗暗的火苗彻夜未熄,倒是皇宫上方的战刀,早就已经消散不见。

吱呀一声,皇宫的正门大开,无数的金甲皇宫禁卫涌了出来,在皇宫正门之前,列成了仪仗。

三王行宫之上,幽幽暗暗的火苗微微一敛,重新化作三柄权杖,落在各自行宫之上,紧接着,皇宫内有洪亮声音响彻帝都:

“皇帝陛下谕令,宣海王上殿,宣风王上殿,宣渊王上殿!”

三柄元老权杖皆是微微闪烁,下一刻,三名手持权杖,头戴王冠的男子,一同出现在皇宫正门之前。

王者们互相施礼,简单却又庄重。

三王站定,却不急着走进皇宫大门。

“风王、渊王,好久不见。”海王笑容亲和,碧色的眸子中温润如玉。

“三王聚首,非我人族之福,今日再见,虽然心中欣喜,却也是无奈之举。”风王有一头纯青色的长发,也不梳理,飘逸的散在身后,空灵如琉璃的眸子中,隐有风暴席卷,地动山摇种种天灾地难,不停流转。

渊王却是黑发黑眸,但却不是亚兰族裔,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都不符合亚兰人的特征,一双黑眸深邃如渊,对着海王和风王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不要废话了,咱们三个日后怕是想分开也有些难了,有的是时间闲聊,且去皇帝,看他有何话可说。”

海王和风王对视了一眼,皆笑着摇头,渊王一脉还是老样子,直爽的让人下不来台。

不再多言,三王皆整肃面容,然后双手持权杖竖于胸前,仪态庄严的走入了皇宫之中。

皇宫正殿,白玉台阶之上,黄蓝色调的恢弘大殿上,浓郁的土黄色光芒流转,这是皇帝陛下已然升座,候见群臣之态。

三王自白玉台阶正中而上,随着一步步接近大殿,三柄权杖上皆有光辉亮起,权杖形状的光芒将三王笼罩其中。

三色权杖光辉没入土黄光芒之中,下一刻,三王入了大殿,看到了高坐在上的帝王。

王者们大步走到了陛下,也不抬头仰望皇帝,只是微微屈身行礼,然后转身,双手持权杖,面向殿门。

奥托帝国皇帝,端坐宝座之上,目光看也不看陛下的三名王爵,微微抬手,外面群臣入殿,参拜皇帝以及三王。

一番礼罢,三王转身,面向皇帝,虽然不发一言,但身上权杖光辉大盛,却是无声质问。

“今日三王齐聚,持杖上殿,不知何事?”

皇帝陛下沉声问道,帝王架子拿的十足,似乎真的不知三王为何上殿。

渊王却没有心思与皇帝玩官面文章,上前一步,登在陛上,问道:

“皇帝,元老权杖在此,奥托家族的皇帝位置,你当真不要了吗?”

这一问,石破天惊,群臣骇然!

唯有海王与风王神色不动,齐齐上前一步,也登在了陛上,海王说道:

“是非对错,皆是空的,如果奥托家族真的想搏命一拼,吾等三王后裔,奉陪便是!”

风王点头,应道:

“却是此理,奥托先祖有雄心壮志,但是,凡事不能没有代价,想要拿整个人族赌上一把,三王后裔奉陪便是,但这皇帝至尊之位,奥托家族是否舍得?”

三王逼宫,直问至尊皇位,陛下贵族皆是默然不语,皇帝家臣个个义愤填膺,但却也不敢稍发一声。

所有人,都在等着皇帝决断!

“唉!”

一声叹息,自皇帝口中发出,其中满是疲倦与无奈,但这种情绪不过瞬间,皇帝起身,站于皇座之前,俯视怒喝道:

“初代三王无有勇气搏命一拼,我奥托先祖慨然挺身,莫非有人见不得人族之中有人开一位面,从此人族传承永存吗?”

渊王微微太高了身前权杖,黑色光辉大炽,挡住了皇帝居高临下的威势,冷哼一声:

“哼!”

“人族大事,万年之前,烈血殿中早有定论,奥托家族为一己之私擅自行事,皇帝怎有颜面在吾等面前,说这等话!”

话音刚落,一只血色巨手不知从何处来,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中,反掌就向渊王盖去。

“小子放肆!”冷喝之声袅袅无踪,却又无处不在,仿若天地发音。

渊王手中元老权杖之上,荡漾出弧形黑光,护住了头顶,抵住了那血色巨手,让其不能落下。

“奥托陛下,后辈子孙事,自有子孙说,何必动怒呢?”弧形黑光下,突兀出现一只粗糙有力的人手,人手通体洁白如玉石,两指轻弹,透过弧形黑光,击散了那血色巨手。(未完待续。)

达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甘肃治疗妇科方法
西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