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绝世妖尊 第四百六十七章 手刃仇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3:53

绝世妖尊 第四百六十七章 手刃仇人!

大地之上,一个方圆数里的圆圈,而在这圆圈的中央,正是被古尘一式十字修罗斩击中的暴金。

此时的暴金,正在虚弱时间,被古尘这威力十足的十字修罗斩击中,口鼻鲜血喷涌,整个人半跪在地上,似乎想起身,都成了困难。

轰。

古尘高达二十丈的妖魔身,像是一座小山落在暴金十丈前,掀起一股飓风,直接将其再次吹飞出十丈开外。

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此时的古尘,还有他身上那恐怖的气息,暴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若是他在正常时候,自然不惧,但是现在,他的实力只能勉强发挥出十分之一,根本沒有任何的胜算。

古尘冷眼看着暴金;“暴金,接下來的时间,就是你的死亡时间,好好享受。”

说到这,古尘小山般的身体,恍惚间來到了暴金面前,巨大的脚掌抬起,冲着暴金狠狠的踹了下去。

看着古尘这从天而将的大脚,暴金眼中闪过一抹狠色。突然,他猛的一拍自己的乾坤戒,随后,一道亮光,掌中出现一个倒扣的小碗。

小碗晶莹剔透,仿佛是玉石做成,但是,上面却流转着一个个金色玄奥符号。

小碗迎风而涨,顷刻间变成一个护罩,将暴金护在其中。

“轰。”

一声闷响,大地颤抖,古尘察觉异样,抬脚才发现,暴金安然无恙,不仅如此,还躲在一个倒扣的护罩之中。

迎着古尘猩红的双眼,暴金狠声道;“古尘,你真的以为你能杀死我。你等着吧,等到以后我们再相遇,我一定会将你斩杀。”

时间快到了。

古尘隐隐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要支撑不住,毕竟,他现在是在死亡边缘,随时可能会坚持不住。

不能拖延。

古尘知道,自己的时间马上就要结束,如果到时候他还沒能杀死暴金,那么就是他死。

古尘偌大的拳头,像是砸來的小山,轰轰的砸在护罩之上,但是,护罩不仅沒有任何的反应,甚至是,还纹丝不动。

这护罩也不是一般东西。

时间越來越紧,古尘已经沒有时间來想办法打开护罩,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想到这,古尘背后的羽翼扇动,直接飞向天空。

以为古尘是要放弃,暴金不忿的攥了一下拳头;“算你跑的快,如果等到我三个时辰之后,定然让你无所遁形。“

以为古尘已经放弃,暴金说罢这番话后,直接盘膝在护罩之内,闭上眼睛开始了恢复。

而他全然沒有发现

,古尘只是悬浮到了他的头顶之上,并未离开。

古尘伸出自己一双恐怖利爪,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和一股湛蓝色的寒冰之力浮现。

这次的寒冰之力和火焰之力,比古尘上次在鬼域要施展的,足足大上三倍。

看着掌中的寒冰之力和火焰之力,古尘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将其融合。

速度比以前的时候,慢上不少,但是,最终也是顺利完成,沒有出现什么意外。

看着掌心那灰色的,貌似好不起眼的球,古尘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掌,让其自由坠落。

灰色的球,像是高空坠落的一颗石子,直奔下方暴金。

古尘眼神有些迷离,他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最后一会的清醒。

啪。

突然,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暴金一愣,睁眼抬头,只见头顶之上的护罩上,正有一个人头大小的灰色球。

看到这,暴金一声嗤笑;“幼稚。”他刚欲再度闭眼恢复,突然,这灰色的球,猛的爆裂。

无声无息,就像是一个气泡爆裂,但是,波动横扫,所到之处,所有的阻拦,摧枯拉朽。

护罩瞬间分崩离析,等到暴金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无匹的力量席卷,直接将其摧毁,甚至都沒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古尘悬浮在天空,看着身下的山林,仿佛遭遇了毁灭一般,随着一条荡向四周的土龙崩塌,突然感到一股困意袭來。

呼。

忽然,强大的波动从地面涌上,古尘已经无力反抗,直接被这股力量顶飞,随后在下落的时候,最终支撑不住,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会不会被摔死呢。

最后一个念头之后,古尘彻底的陷入黑暗之中。

……

无尽的黑暗包裹,不知过了多久,一丝光明出现,等到古尘睁开双眼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火灵世界的一张火焰幻化而成的躺椅上。

古尘睁开双眼,他打量了一下四周,随后就看到,火海深处,一道火光冲來赫然是似fèng雀。

扑棱棱。

似fèng雀直接來到古尘面前;“少年,你终于醒來。”

古尘眯了一下眼睛,他知道,因为自己的特殊,所以,只要沒死,就会进入火灵世界,不禁道;“我昏迷了多久。”

“记不太清了,差不多有半个月。”

“半个月。”古尘缓缓的点了点头。

似fèng雀继续道;“对了少年,我见你这半个月睡的那么香,也就沒有打扰你,你梦到了什么好事。”

古尘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沒有什么好事,只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很奇怪的梦,什么意思。”

“梦中,我遇到了一个模糊的人,那个人告诉了我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似fèng雀越发好奇;“都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古尘想了一下;“说不出的奇怪,他告诉我,我在什么棋局之中,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总之很怪的一些话。”

古尘说这番话时,能明显的看到似fèng雀的身体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心中不由得有了一丝判断。

似fèng雀夸张笑道;“啊哈哈哈,少年,你这是什么梦啊,感觉真的好无聊,哎呀,不过也是蛮有意思的,人怎么可能是棋子呢。对了,你醒來的时候,我通知了火fèng,他要來了,我先躲躲,少年,我先走了。”

似fèng雀翅膀扇动,转身消失在火焰深处,而古尘,只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通知了火fèng。

火fèng说过,來火灵世界,只是一个念头,如果似fèng雀在他醒的的时候就通知了火fèng,那么火fèng应该早就过來了。

显然,似fèng雀在掩饰自己的慌张撒了一个慌,说不定它现在只是才通知火fèng。

想到这,古尘心中暗道;“貌似找到了与棋子关系的人了。”

正在此时,火海深处,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古尘转头,正看到一道金色的火焰出现,火fèng來了。

古尘心念一动,一座火焰幻化的亭台出现,他刚进入其中,火fèng也随之进入。

待到二人对坐之后,火fèng这才开口;“九死一生。”

古尘先是一愣,随后苦笑道;“确实,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火fèng一指自己的眉心;“我留在你身上的本命火焰,不见了。”

古尘这才恍然想起,自己被暴金的手中的铃声魅惑,按理说,需要睡上一天一夜,之所以如此迅速的醒來,是因为那股突然出现的热流,他一直沒想到那股力量是什么,原來是火fèng给他的本命火焰。

古尘点了点头,道;“沒错,这次如果不是你给我的保命火焰,我可能已经死了,这要谢谢你。”

火fèng不为所动,只是微微扬了一下嘴角;“这么说,你的大仇已经报了。”

古尘点了点头;“报了。”

“恭喜,心中再也沒有牵挂了吧。”

古尘想了一下,沒有说出东方月的事情,而是点了点头;“你放心,现在,我大仇完结,身上已经再也沒有任何牵挂,你等我醒來,一旦我外面恢复之后,便会立马去找你,帮你脱困。”

火fèng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一切事情,你自己看着安排就好,我给你的,只是百年期限,好了,若是沒有别的事情,那么我就走了,祝你能顺利的醒來。”

说罢这番话之后,火fèng一步迈出,直接不见了踪迹。

而古尘,则是在火fèng离开之后,不禁的皱起了额头;“可惜了,看样子本命火焰只给一次,明知道我已经沒有,也不再给我了。”

……

外界,苍茫群山,一个隐秘的洞府之中,禁制层层,而在洞府的最深处,则是飘散着浓郁的药香,炼丹之人,正是二牛。

此刻,二牛一脸的希冀,他不禁的搓着自己的双手,道;“娘的,耗时半个月的时间,总算是快练成了,等到你们两人服下之后,我保证你们两人再次活蹦乱跳起來。”

空荡荡的洞府,二牛像是自言自语,而在他身后的位置,正躺着两个人,赫然是虎贲和古尘。

两人气丝游离,只剩下最后一点点微弱的气息,此刻,全都像是粽子一般,被一层层白纱,紧紧的包裹。

古尘和虎贲大战暴金,虽然全程二牛都沒有出现,但是他却一直都在远处远远的观看,他沒有听古尘的离开,而是一直在注意战斗的发展,所以,他救起了虎贲,救起了濒死的古尘。

虽然他沒有参战,但是如果不是他,虎贲已死。古尘,或者已经化成了一颗蛋……。

...

株洲治疗牛皮癣费用
晋城治疗阳痿费用
宿迁牛皮癣医院
株洲治疗牛皮癣医院
晋城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