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菊韵】错位(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4:17
张鸣当兵前不叫这个名字,叫张明。张明知道自己验上兵了就自己对自己发了誓:“到了部队,我不鸣则已,一鸣,哼!”于是他改了名叫张鸣。
他父亲也很喜欢他这个新名。父亲说,好样的,年轻人就得有这么一股子冲劲,人活着就得跟打仗似地,该冲就得冲,有冲锋才会有胜利。又说自己年轻时不懂这个理儿,当了个工人就不再冲,就卧倒了,结果在工厂打了一辈子的工,你到了部队可得好好干,好好表现,好考军校,考不上就学点技术,回来也好接我的班。
张鸣到部队后始终没忘记父亲的嘱咐,一到新兵连他表现就很突出。他吃完部队头一顿面条就帮炊事班抹桌子扫饭堂,于是他上了炊事班好人好事簿的第一页第一行。转天,他又第一个提前起床打扫营房四周的卫生,于是卫波班长在当天班务会上就第一个表扬了他。班里的新兵就有些看他不顺眼,私下里就说,好像就他厉害似的。晚上班里就有兵翻来覆去睡不着。转天天没亮,那些睡不着觉的兵个个都比张鸣起得更早,扫把被他们全抢光了,他就回屋捅火墙炉子,炉子被人刚捅过,他还照样捅。他边干边想:干活干活,有时不在于活,在于干,在于表现。他没有别的活可干,炉渣已被人掏净了,走廊也被人扫得干干净净了,他只好回宿舍整内务。不一会儿卫班长起来了,张鸣正在考虑要不要给卫班长叠被子。和卫班长一样起晚了的新兵邴浩一个箭步就抢在他前头把卫班长的被子整理了。
这时卫班长无意的看了一眼坐在床沿上的张鸣,张鸣就连忙去门后拿笤帚把干干净净的宿舍又扫了一遍,拆开叠得四四方方的旧毛巾抹布再擦一遍桌面。邴浩叠完卫班长的被子就又给卫班长打洗脸水,又给卫班长把牙膏挤好了。卫班长解了小便回来,边洗脸边对侯在一旁等着倒洗脸水的邴浩说,以后你别替我打水了,我自己来。邴浩笑了笑,说:“班长,没事的,这是我应该做的。班长您一天到晚为我们操心,挺不容易的。”卫班长就说:“那是那是,只要你们七个,个个都有出息,我操这点心算什么?邴浩你好好干下去,你会有出息的。”于是邴浩更卖劲地一如既往地给卫班长打洗脸水挤牙膏。渐渐地,大伙就心照不宣似的谁也不去抢他的那份活,渐渐地,卫班长就很喜欢他,常表扬他。当然也表扬那些起大早扫地的兵们。兵们都扫地,班长不可能个个都表扬,就挑了几名起得特别早的表扬,张鸣自然也在其中。
这样一来,新兵们便都不等起床号吹响、天还没有一点点亮的意思的时候就起了床,兵们一人手里拿一把扫把,打扫营院卫生,连营院里犄角旮旯都扫得尘土飞扬,整个营院就像下了场大雾。人多力量大,营院不几天就全扫了个遍。于是再早起时,张鸣就向外扩展扫院外的马路,大伙就一窝蜂的也跟着扫马路,那条马路是勃利县通往七台河市的马路,又宽又长,大伙一直扫到离营院门很远的地方,都快扫到几里外的罗泉镇了。一时间,院里院外都变得既整洁又明亮。再次晚点名时,张鸣就又被表扬了一番,于是就又有人不服气,说卫班长偏爱他,要不然同样是搞卫生为什么就他受表扬了。转天就有人头天晚上把扫把藏了起来,方便自己次日早上有工具干活好表现。有工具的起得更早的兵把扫过的营院再扫一遍,再点名时,起的更早的兵就又受了表扬。
张鸣不仅块头大,而且脑子灵,他是个有思想会思考的兵,他觉得天天这样抢着起床扫干干净净的地面没有什么大的必要,有的人竟提前了两个多小时起床,也影响休息。有的地面都被新兵们用竹扫把扫掉了一层又一层的土皮。于是他决定不再积极抢扫把了,他要另外突破。
这天他就起了个大早,扛了把铁镐就来到厕所后面的储粪池边,他跳进粪池就刨了起来。东北的冬天啥都冻成了铁板一块,他一镐下去震得虎口生疼也只能在结了粪块的冰板上凿上一个小小的白点。但他不在意,他一米八零的个头,有的是劲,就这样一个小白点又一个小白点,凭着一股子韧劲和蛮劲,“嘿嘿嘿”的喊声响了一早晨,到吹起床号时,他才撬动起一块大粪块来。这时打扫完了厕所的兵都想跳下粪池帮他把那大粪块弄上来,他摆摆手说用不着,只见他弓着身子一声吼叫两手一端就把大粪块端在怀里,那家伙足有三百来斤。有几个新兵赶紧过来接应,几个人于是一起抬着它往连队菜地走去。没走几步兵们就有些支撑不住了,张鸣说还是我来吧,于是把身子弓在大伙跟前并且说放我背上!几个兵就一起使劲把大粪块抬到了他的背上,他就背着一块大石头似的吭哧吭哧地往连队菜地走去。这时新兵连茅目睦连长正好上厕所来了,他见张鸣背着那么一大坨粪块心里惊讶不已:“乖乖!真是一条好汉,这小子扛两个麻包没问题!”茅连长身边站着的邴浩也拍着小手说,好!好!当天晚点名,张鸣就又被茅连长美美地夸奖了一番。这下兵们几乎都服了,说他真是行,没法子比。邴浩却不以为然,他背地里跟人说,张鸣啊,就是一条莽汉。
邴浩在新兵连几乎没有怎么出过汗,他说他有胃病,卫班长就适当照顾他,刮风下雪时或有什么重体力活就让他在家捅捅炉子扫扫地,抹抹桌子烧烧水。卫班长说他工作踏踏实实,就常常把他推荐给连里受表扬。邴浩就很得意,很得意他就发烟。给卫班长发好烟,顺便也给众新兵发,兵们就跟着卫班长沾光。邴浩每天要发掉两包好烟,但他自己抽得不多,他一抽烟,张鸣就说他有胃病不能抽烟。兵们太多,邴浩也很少每次都全班散发,偶尔才打一两次通关。但兵们仍都跟他不错,每次推荐两名表现好的同志上连里,都有几个人提他的名。兵们都知道他有一个好爸爸。有几个兵能到这750部队农场来当兵,还走了他爸爸的路子。邴浩本来不想来农场当兵,可他爸爸非让他来,说他这个独生子从小被他妈妈惯坏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从没吃过苦,得让他到部队好生锻炼锻炼,把一身病去了,把一身懒去了。但邴浩明白,他爸爸送他来当兵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让他到部队镀镀金,好回去名正言顺的进人武部,日后好接自己的班。
张鸣入伍前不抽烟,他爸曾有一次见他抽烟,竟然拧着他的耳朵把他从学校后门口拧到家,学校离家可有二里地,那一次耳朵都快拧掉了,他一抽烟就感觉耳朵会有一下一下的跳疼。可到部队不久,张鸣口袋里就装上了烟,偶尔他也和大伙一起喷几口,但他从不往肚里吸。他的烟不十分好,有几次他掏出烟来给卫班长抽,卫班长看看他手里的烟盒连接都不接只说刚抽过,不抽了。可不一小会卫班长就会接过邴浩递过来的烟点上,张鸣就有些难堪,后来他领了津贴费啥也不买就买“红塔山”,可卫班长还是不接他的烟,说留你自己抽吧!张鸣就有些尴尬。常常就他和卫班长在屋里时,他总觉得不自在,没有邴浩和班长那般融洽。他也想使气氛融洽些 于是就常常主动的跟卫班长搭话,没话找话地说。可说来说去总是没油没盐似的进不去味。张鸣就有些着急,当他听说新兵下连会分到机务班、生产班和卫生班,机务班有机械可以学技术,生产班只能扛麻袋出苦力,卫生班是去当卫生员,他就有些着急。有一次他瞅了个机会跟卫班长说他爸爸是一名车工,想让他接班学技术。可卫班长只说你爸不错。
新兵快下连的时候,邴浩的父亲给连里来了一封信,意思是让邴浩到最能锻炼人的地方去。那几天张鸣莫名的竟有些高兴,就把连队和机关的厕所掏了个彻底,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红肿了好些天。
不久新训结束,新兵就要下连了,连领导罗队长王指导员等根据新兵们的表现把新兵全分了下去,邴浩去了卫生所,张鸣去了生产排,没去机务排。生产排人称麻袋排,经常要扛麻袋,农场机械化程度不高,还没买输送带,入库装车等只能人工扛。
下连后有一天,排里装车,把大豆装上解放牌卡车开往勃利县火车站再装车皮。张鸣一人扛着两个麻袋包快步如飞就踩着跳板上了车厢,回生产排二班当班长的原新兵班卫班长见了就说:“好家伙,这张鸣!真牛!我们能放他去机务排吗?这体力!他一个能顶俩!邴浩那奶油想去卫生所我们正巴不得呢?”回生产排当排长的新兵连茅连长也说:“我也是,早就瞄上他了!”大伙听了就哈哈大笑。
茅连长卫班长惜才也很爱才,知道张鸣要考军校,农闲时节就让张鸣看豆地看招待所,这样张鸣就有大块大块的时间复习理化,张鸣高中读的文科,物理化学一窍不通,常常要因为自学理化而熬夜。排长照顾他,周末回县城家属院住,就把小房间钥匙给他,他就等吹了熄灯号后再悄悄地起来去排长小房间里看书。因为没人住,小房间就没烧火墙,特別的冷,他就得穿着羊皮大衣看书,有几回十一点了他因为白天干活累了,犯困了,就痛骂自己不成器,然后用脸盆去打盆冰冷的自来水,然后把头整个埋进水里,清醒清醒后再接着复习,他就这样头发梢上带着冰渣复习到十二点一点。也有的时候他犯困了就把袜子一拽,双脚冰在冰水里看书,就这样天道酬勤,居然让他这个文科生考上了军医,后来他得了勤快的甜头,在军校又刻苦学习又留校了,最后努力工作又留在总部,一直熬到了师级。而邴浩在卫生所风吹不着雨打不到,三年后白白又胖胖复员了,后来可能因为锻炼身体太少,不幸得了糖尿病,他找到战友张鸣才进了 01住院,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共 54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张鸣家长想让儿子学技术,想让他去机务排,邴浩家长想让儿子好生锻炼,让他去最艰苦的地方,生产排。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两人阴差阳错就错了位。作家以犀利的笔触冷幽默地平铺直叙,却揭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天道酬勤。谢谢军旅作家赐稿,祝创作丰收。【编辑:叶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80 1704】
1 楼 文友: 2018-0 -12 15: 5:56 故事很好,推荐大家欣赏!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2 楼 文友: 2018-0 -12 15:45:21 天道酬勤,年轻时正应该多吃点子苦,少一些投机取巧。 土著不土
 楼 文友: 2018-0 -12 18:10:57 阴差阳错的精彩故事,悟出一些道理,脚踏实地,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自己的前程,才是最幸福的。祝老师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8-0 -12 2 :44:24 就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受益匪浅,问好老师。小孩中暑的症状
有哪些家庭常备药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胸肋满闷是什么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