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血火天衣 第209章 歧途

发布时间:2019-12-05 09:47:55

血火天衣 第209章 歧途

“呼……”

仇无衣知道,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就会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已经是第二次体验到这种感觉了,意识在两个世界之间来回旅行,虽然感觉依然不怎么好,不过至少身体已经有所熟悉,不再会像第一次那样被突然惊醒。

“兄弟,兄弟!没事儿吧?”

耳畔响起了程铁轩惊魂未定的声音,似乎他被什么东西突然吓了一跳。

“当然没事儿,老大别忘了还是我把你拽出来的。”

仇无衣睁开眼从地上站了起来,抬眼就看到了程铁轩那张颜色难看的脸,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把他吓成这个样子。

“喂喂,大叔啊,能不能别用这么吓人的办法?眼看着一根锁链从人的脑袋里抽出来这也太……”

程铁轩正抱怨到一半,貌似又想起了刚才的情景,立刻捂住了嘴。

“习惯就好了,大叔,我是不是成功了?”

仇无衣将满脸铁青的程铁轩拽到了酒鬼大师身旁,显而易见,三个黑球只剩下了两个,消失了的黑球下面,凌戚刚刚恢复了神智,只不过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但是刚才程铁轩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天衣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凌戚的天衣却和以前的模样差不太多,仇无衣看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感觉怎么样!”

酒鬼大师没有正面回答仇无衣的疑问,扯着脖子向凌戚喊道。

“好讨厌的梦,什么东西讨厌看到了什么,真是不想再来一次,死都不想。”

凌戚满脸厌恶地压下了帽檐,强撑着从地面站起,两腿似乎有点发软。

“人生就是这样啰,满世界都是讨厌的东西。”

酒鬼大师不知是赞同还是在讽刺,伸手挠了挠耳朵后面,呲牙咧嘴地笑着。

“哼,承蒙关照,没有下一次,不过……这一次我记住了。”

凌戚路过仇无衣身边的时候稍稍顿了一顿,低低的帽檐下面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细如蚊蚋的声音暴露了一切。

“朋友嘛,别在意。”

仇无衣心中暗自庆幸,凌戚醒过来没有直接抽出武器,真是谢天谢地。

“哟哟哟,你们在说什么啊?快看,老大我是不是英明神武了不少,你怎么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啊?”

程铁轩见凌戚貌似恢复了神智,迫不及待地凑过来炫耀着自己身上全新的天衣。

凌戚沉默了片刻,继续向前走去,这种沉默很吓人,连仇无衣都在怀疑她是否真的将天衣进化了。

“要不要试试看!”

当凌戚即将从程铁轩身旁擦过的时候,一直突然伸出的手恶狠狠地抓住了程铁轩的衣领,六根黑洞洞的物体随之顶住了他的头。

那是六根聚合在一起的长形铳管,子弹会通过这六根铳管以回转的形式迅速射出,沉重的铳身犹如一架小型炮台,提在凌戚的手中,从外形上看,应该能直接架在地上射击。

从手枪进化到火神炮,就在一瞬之间。

身为旁观者的仇无衣汗珠一下子淌了下来,身为熟知现代武器的人,很清楚这东西究竟有多大威力。

这样一梭子射过去,估计几秒钟之间程铁轩就会变成筛子。

“我说说而已……真的……开玩笑的……”

程铁轩已经结结巴巴说不出话,虽然他没见过火神炮,但从那六根顶着自己的管子当中能够感觉到一种浓厚的死亡气息,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为了破坏而生的武器。

“知道就好。”

凌戚一甩手丢出了程铁轩,右手的火神炮也化为了丝线飞舞,独自一人走向角落中的座位。

“那个……”

见凌戚心情不太好,程铁轩也收起了开玩笑的想法,想要去安慰安慰她。

“这武器……我姐姐曾经用过,讨厌死了。”

凌戚轻声地抱怨着,声音却正好能让所有人听到,坐在沙发上眺望着窗外,不再搭理任何人。

仇无衣也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凌戚会看到似是而非的自己,如果她的第四条衣骨不是这座火神炮,或许她也不会被心中的自己拒绝吧,然而天衣就是这样,跨越了心中的阴影之后才能获得真正的力量。

见状,程铁轩自然不会自讨无趣,悻悻地回到了仇无衣身边。

“兄弟,还担心老沙吗?”

程铁轩出声问道,沙业的状况其实很好,黑色力场的颜色已经变得比范铃雨还淡。

“嗯,老沙他……我担心那个家伙又会出现。”

仇无衣的手指不住地敲击着走廊的扶手,担心地呼了口气。

沙业的体内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意识,这两个意识都能控制躯体,一旦真名衣骨把那个家伙呼唤出来,到时候难免会引发事端。

“没关系吧,老沙状态很好啊。”

程铁轩摆弄着自己的衣袖,沙业周身的黑色力场现在已经没有了,他在刚才听酒鬼大师说过,力场的颜色越深,说明拒接的程度越高,假如完全被拒绝的话,这次天衣的升级就会宣告失败。

纵使升级失败对本人的危害并不大,但是每一次被拒绝,天衣的穿着者的内心就会受到一次重创,只能让下一次升级的成功率变低。

“大叔,老沙怎么没醒过来

?”

仇无衣忽然皱眉问道,按理说,力场消失之后人应当清醒才对,可是沙业不仅没清醒,身体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反应,就像已经死过去了一样。

“唔……不太对劲啊,难道是物极必反了?嘿嘿,还得麻烦你跑一趟啦。”

酒鬼大师像是在专门等着仇无衣说出这句话一样,两手一拍,满脸阳光。

“我就知道……”

仇无衣早已做好准备,和前两次一样,潜入了沙业脑中的世界。

“嗯?”

角落里的凌戚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顿时腾地一声站起身来,虽然装作在看窗外的风景,她其实一直在偷偷关注还未完成天衣升级的二人,却不想竟然看到了这种诡异之极的事情。

“习惯就好了,习惯。”

程铁轩心有余悸地又摸了摸脑袋,强行扳出了一个安慰的笑脸。

世界发生了变化。

然而这一次,仇无衣却感觉到明显的不对头。

之前两次都是一睁开眼睛就来到了别人的内心世界,然而这一次的路程却意外的长,自己仿佛置身于无边际的黑暗之中向前漂浮,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漂浮。

难道这就是沙业的世界?

仇无衣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想,因为无论是程铁轩还是凌戚,他们的内心世界都有一种特别的真实感,在那个世界中不仅能够接触到一切东西,而且还能发挥自身的力量,其实与现实世界无异。

可是这个黑暗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甚至伸出手来都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唯一能做的就是漂浮,漂浮,死鱼一般漂浮。

不行!

很快,仇无衣发现这个世界不仅仅一切都是虚无,甚至自身的“存在感”都在一点点消失,再这样下去,恐怕不仅没法让沙业清醒,连自己都要被拖进去。

完全不清楚此时此刻应当怎样做,仇无衣凭着以往的印象,静悄悄地集中了自己的精神,在心中想象着与沙业进行沟通的事情。

如果这里是通道,那么一定会有光。

有光的地方,就是出口。

而发现光的方法……就是将自己化身与黑暗,在黑暗之中体会那一点点与众不同的感觉。

“心魂逆转。”

仇无衣无声地默念道,半张面具飞速自脸上浮现,抹消了自身的存在感。

“哧!”

当自身的存在消失的刹那间,仇无衣看到自己的身体化作了一团浓密的黑烟,散布到黑暗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随之控制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看到了,光的方向。

化身于黑暗之后,仇无衣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一丝光芒的所在,操纵着自己的意识飞向光明。

好亮。

仇无衣眯起了刚刚睁开的眼睛,头顶的太阳实在太强了,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

看起来,黑暗已经散尽。

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仇无衣才勉强适应了这个世界的光芒。

也许只有在沙漠中才能体验到如此炽烈的阳光,浅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流云的痕迹,悬于当空的太阳看起来根本就是一个变异的火球,根本就不是那个护佑万物的恒星。

“好吧好吧,太阳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烈日之下,顶着足以将人烤死的温度,仇无衣将全身包裹在披风之中吗,不住的抱怨道。

阳光很奇怪,似乎平常状态的天衣很难抵挡住,这在以前是从未经历过的异象。但是说起来也的确讽刺,火焰状态的孤鹫之翼如果包裹在身上的话,反而能够抵御周身的燥热。

世界怎么样都好,沙业究竟在何处?

转念之时,仇无衣眼睛突然一花,刹那间又恢复了清晰。

一座不知有多高的巨大石墙屹立在仇无衣的眼前,巨大的石墙挡住了眼前的一切,甚至挡住了天空与大地,然而就在石墙的背后却隐隐回荡着一个声音。

听起来,就是沙业的声音无误。

秦皇岛市肿瘤医院怎么样
广陵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医院地址在哪
西安癫痫病十佳医院
昆明比较正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